主页 > 校园春色
婉诗的脚

我是一所私立中学的老师。

平时生活沒什麽意思,一点刺激也沒有,简直不知道爲什麽而活。

在学校裏上课也就是敷衍了事,变着花样找学生的恶作剧,当然专门找女学生啦特別是美女。

今天上午上课时忽然发现班上多了一名女生,长得可真漂亮我还从来沒见过这麽美的女人呢!翻了一下花名册,知道她名叫婉诗名字取得也还挺好听的。

讲了一会儿课,沒什麽好讲的了,还有些时间,就叫这个新来的回答一些问题吧把平时刁钻古怪的问题问上来,这新来的哪裏见过这等阵式马上就招架不住,支支唔唔地答不上来。

看着她那个窘样,我心裏産生了一些莫名的xx。末了,我又说了些什麽女生中看中不用越漂亮的女人越是草包之类的话。

看着她的眼泪似乎要下来了才停下来,心中颇有一种快意。

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麽回事,见到了漂亮女人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内心深处总觉得美丽的女人特別神秘,可望而不可及,很想多知道一些她们的事情也希望在美女面上受到重视,可从来沒有美女主动理睬我我只能在课上找她们的碴,趁机说说话同时也发洩一下。

晚上吃过晚饭,在家中待着沒事可做。

出去转一转,走到女生宿舍门口,忽然转出一个念头,去看看这个新来的美女在幹什麽。

想到这,我便到值班室查到了她的房间号,径直走了过去。

我推门进去,婉诗沒有出去,正斜坐在沙发上看一本书,穿着一双皮鞋裙子向上撩起,露出半截雪白的大腿,那样子可真是美极了。

我愣站在那儿看她,忘了和她打招唿。

一会儿,她发现我在看她,不好意思地说:「老师,您好有什麽事要找我吗?」我沒注意她会先发问,而且找她的确也沒什麽事情一时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随口敷衍道:「噢沒什麽事,过来转转。

你刚来,有沒有不习惯,有什麽需要帮忙的吗?「她沖我嫣然一笑,居然一点儿也不记恨我。

这一笑让我浑身都酥软了,简直愿意爲她做任何事。

「我有些口渴,那儿有水杯,暖壶和茶叶,我懒得动了,老师您帮我泡杯茶好吗?」她娇声娇气地对我说。

我连忙去倒好茶,放在她旁边的茶几上。

她正忙着看书,随口说了句「谢啦」。然后又仰起头,

沖我说:「老师我那书架下有一包炒花生,您帮我找来剥开给我吃好吗?」她简直把我当成打杂的了。

不过,她的声音是那麽好听,这话说出来叫我怎麽好拒绝呢?何况也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情。

于是,我便去找来花生,放在茶几上一个一个地剥起来。

这小丫头也真是的,我来了这麽一会儿,光叫我幹这幹那的,也不给个凳子坐一下还叫我站着给她剥花生。

大约过了三五分锺,剥出几十个了。

婉诗好象看累了书,伸了一个懒腰。

她伸懒腰的模样也是那麽美,令我有些神魂颠倒了。

她笑笑对我说:「老师,您抽不抽烟?」我沒留神她会问这个,

我平时不抽烟也就老老实实地回答说:「噢,不我不抽烟。」

「您不抽啊,那我可来了,茶几下面有一盒烟,还有打火机帮我拿一下,好吗?」她说道。

中学生是不许抽烟的!我想提醒她,可不知道怎麽搞的,好象沒这个胆量似的。

只好顺从地从茶几下拿出的香烟,打开盒子,取出一支递给她。

又把打火机丢在茶几上,准备继续剥花生。

婉诗一手拿着书,一手夹着烟,有些不高兴地沖我说:「嗯,老师怎麽不帮我点上?」她真地将我当成一个使唤的了,我索性就顺从她好了于是,我拿起打火机,作出很恭敬的样子爲她把烟点着。

她吐了一口烟,又对我说:「老师,您的花生剥得也差不多了,够我一人吃了。

嗯,我又要抽烟,又要看书,怪累的,这样吧,您给我读书听好吗?「又是一句」好吗?「,又叫我无法拒绝。

我停下剥花生,拿起书站在她身旁爲她朗读。

她依然斜坐在沙发上,边听边抽着烟。

我故意作出恭敬的样子,觉得蛮有意思的。

我倒要看看她还有什麽花样,今天我就顺着她的意思试试。

我读了一会儿书,一边用眼角看她吸烟的样子。

香烟看来是给美女抽的,她吸烟的姿式可真美极了。

婉诗吐了几个烟圈,一只烟就只剩下最后一小截了。

「老师,您真地不抽烟?试试看嘛,您接着我这个烟头抽一口试试,感觉蛮好的呢!」我还沒回过味是怎麽回事她已经将烟头递了过去,我不及思索地将烟头接了过来。

「吸一口试试看嘛」她望着我说。

我的手不由自主地听了她的指挥,将烟头放在了嘴唇上。

过滤嘴上还有些湿,是婉诗的口水留在上面了,我用牙咬住烟头然后用力吸了一下,她留在烟头的口水和烟雾就一起到了我的嘴裏。

接下来就是常有的一阵咳嗽声,她看着我的窘样,格格地笑起来。

婉诗开始吃花生,我还站在她身旁爲她读书。

她刚吃了两三个,又发起牢骚来:「这宿舍怎麽连空调也沒有,这麽热嗯,老师,那儿有把扇子,您给我扇扇风,好让我凉爽一些。」

这回她沒再说「好吗」。不过,我觉得我已经不可能围拗她的意思了。

于是,我拿来扇子站在她身旁爲她轻轻地扇风。

我一边扇风一边思考,从我一进来起,婉诗就在把我当仆人使唤。

她是有意的吗?是不是想这样解一下上午受的气,我猜不透她的意思。

不过,让她使唤一下倒也挺有意思的,我心中还有一些淡淡的兴奋,感觉蛮舒服的。

我决定今天就给她当一晚上仆人,把她当作我的家教,我是她的仆人今天的任务就是好好地服侍她,让她满意。

我决定绝不违拗她的意思,她说什麽我都照办就是了,做一个听话的好仆人。

不就是侍候一个女人吗,我一个堂堂五尺男子汉,难道连侍候一个女人都不会吗?那当然不可能我一定能给她做一个称职的仆人。

嗯,对了,还有,既然是仆人和家教的关系,那麽我应当恭敬一些才对想到这,我略略弯下腰,把头低下显出毕恭毕敬的样子爲她扇风。

沒几分锺,她把花生都塞进了嘴裏嚼着。

忽然她好象想起了什麽,鼓着嘴沖我说:「老师,真不好意思我把花生都吃了,沒记着给您留点儿。」

「噢,沒关系,我不用吃。」

我赶忙说。

「那可不行,这多不好呀,嗯,这样吧,我嘴裏的还沒吞下去,吐出来给您吧。」

说完她就要将口中嚼烂的花生吐在茶几上。

「不,不用了」我赶忙说。

还沒说完,她已经将嚼成稀煳状的花生吐了出来,又咳了几下吐出一些口水在上面,对我说:「赶快吃了吧,还挺香的。」

这下我沒办法了,她竟然叫我吃她的剩嘴。

可转念一想,既然我把婉诗当作我的家教,家教叫仆人幹什麽事,仆人都应当去做。

我怎麽能够不听家教的话呢?而且,这是家教给我的赏赐,我不仅应当接受还需要感谢才对。

想到这,我向婉诗深深地鞠了一躬,说道:「多谢婉诗赏赐。」

然后把嘴凑到茶几上,舔起她吐出来的花生煳来吃。

我边吃边想,这是婉诗口中吐出来的东西,也就是女家教口中吐出来的东西,我一个仆人能吃到自己家教口中吐出来的东西那真是莫大的赏赐。

我越想越兴奋,越想就越觉到这花生香甜无比,我从来沒吃过这麽好吃的东西。

我忽然有些明白了,我内心深处对漂亮女人的感觉是怎样的。

原来,我只有在侍候她们的时候才能找到感觉,只有把自己当作她们的仆人听她们的吩咐,侍候她们,我才会感觉特別正常。

婉诗让我找到了我和美女的位置,解决了困扰我多年的问题。

我该怎麽才能感谢她的?我只有盡心盡力地侍候她,让她满意作她的忠实仆人。

吃完花生,我又深深地向她鞠了一躬,说道:「万分感谢婉诗恩赐我这样的美食,我从来沒有吃过这麽好吃的东西。」

她笑了笑,说:「这麽感谢我呀,那您怎麽报答我呢?」我一时无言以对,

只得说:「我也不知道该怎麽才能报答婉诗嗯我想只有好好地侍候小姐,作小姐的仆人。」

说到后半句话时忽然觉得我作下人的不应当直唿女家教的名字,显得太沒礼貌了。

可一时又不知道该怎样称唿,一急之下说成了「小姐」。「哟,真的麽?那可不敢当呀。

您上午不是还在嘲笑我沒用麽?「她笑着随口说了一句话。

我一时大窘,感到惶恐不安,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好弯着腰把头放得很低,不敢正眼瞧她,像个犯了错误的小学生。

恭恭敬敬地说:「上午是小人胡说八道,小人不知道天高地厚冒犯了小姐,求小姐原谅我。」

我想显出悔过的样子,一急之下只好自称『小人』了。

说完我又情不自禁地擡起手勐地抽了自己一记响亮的耳光,

说道:「小人该死小人煳涂。」

「算了啦,別打伤了」婉诗沒有再追究我,还关心了我一句。

我真是受宠若惊,顿时觉得我就算粉身碎骨也不能报答她了,

赶忙点头哈腰地说:「多谢小姐关心小人不配劳小姐关心,小人皮厚不怕打的。」

「老师,你真地想作我的仆人呀?」我沒注意到她开始把『您』改成『你』了。

「当然,小人能侍候小姐这麽漂亮的女人,作小姐的仆人,是小人的莫大荣誉是小人的天大福气!」我又点头哈腰地回答。

「嗯,好吧,就让你试试看啦。」

她说道。

「多谢小姐给小人机会,小人一定努力侍候小姐,作一个合格的仆人。」

我深深地鞠着躬说道,当时正在兴头上,说这些话时已经完全不知羞耻了。

婉诗就要正式给我机会让我作她的仆人了,我越想越觉着兴奋。

我一定要努力呀,盡心盡力地侍候她,作她的好奴仆。

婉诗是我的女主子,而我就是她的学生。

我有一个这麽漂亮的女主子,我真是兴奋。

婉诗就是我的女皇,她说的话就是我的圣旨,我是半点也不能违拗的。

女皇婉诗,女主子婉诗!女皇万岁!女主子万岁!婉诗万岁,万万岁!婉诗把书拿起来自己开始读随意说道:「我的脚有些热,床底下有拖鞋帮我拿来换上。」

我赶忙去找来拖鞋,蹲在她的脚下,小心翼翼地将她的高跟皮鞋脱下来,生怕弄疼了她。

我爲她脱下了高跟皮鞋,露出穿着丝袜的脚,婉诗的脚长得可真好看小巧玲珑,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我从来还有闻到过这麽沁人心肺的芳香气味呢忍不住勐吸了几下真舒服呀。

我刚要站起来,说听到她说:「別急,让我放一下脚。」

说完,她伸起穿着拖鞋的脚踩到我的头上,把我的头一真踩到地下我无法再蹲稳,只得顺势跪在她的脚底下。

她用拖鞋踩着我的左脸,我的右脸贴在地面上。

她踩我的时候我的头撞倒了她的高跟皮鞋,结果我的口鼻恰好被放在她的皮鞋口中。

高跟皮鞋中还散发着她的玉脚的香气,正好沁入我的口鼻中。

我闻着她的皮鞋香味,心中在想,那是婉诗穿过的皮鞋,那裏面曾经放过女皇的玉脚那裏有女主子的脚香,现在我的口鼻却在裏面。

婉诗,女皇,玉脚,我越想越兴奋,心中渐渐浮现出高贵,伟大崇高,圣洁,神圣的字样。

婉诗,女皇,女主子,她是那麽美丽,高贵,伟大崇高,圣洁,神圣。

我情不自禁地伸出舌头想舔她的鞋子,可是婉诗踩得很紧,我一点儿也动弹不了。

只好使劲地吸皮鞋中的香气。

她忽然把脚放开,我正使劲往她的鞋裏面钻,一下收不住让她的皮鞋套在了我的口鼻上。

我心中兴奋异常,根本沒想到站起来。

不知道是什麽力量促使着,我忍不住沖她勐磕起响头来。

大概只有这样才能发洩一些我心中兴奋。

「咦,老师,看不出你磕头还蛮好听的哩。」

她随口说了一句。

我听到后赶紧说:「多谢小姐夸奖,小姐喜欢听,小人噢,奴才就使劲给小姐磕头」我又忍不住要自称爲『奴才』才觉得过瘾。

说完这句话我就更加起劲地向她磕起头来。

我跪在她脚下沖她不住地磕头,心中觉得特別舒畅。

原来我一直都错了,我只有跪在婉诗脚下才会觉得特別平安,我早就应当跪下侍候她的。

可笑我开始还妄图在女主子面前讨个座位。

真是不知道自己是什麽东西,能在女皇面前跪着磕头就是我莫大的福份了,我也真是三生有幸祖上积德,才能修到这份福气。

我当然应当永远地跪在她的脚下。

女皇是那麽高贵,伟大,崇高,圣洁,神圣。

令我无比崇拜,敬爱。

婉诗是我最最崇敬的女人。

敬爱的女主子啊,你爲什麽这麽高贵,伟大,崇高圣洁,神圣!我不知道该用什麽语言来贊美女主子。

女皇,女主子,女性的,主子。

我是婉诗的学生,是女性的学生,我在侍候一个美丽的女性。

我终于有些明白了,原来在我内心深处对女人是如此的崇拜、敬爱,女人无比高贵男人都是贱东西,只配跪在美女脚下磕头,给美女作学生。

女- 主子,女- 皇,女性,又是我的家教,我心中一遍遍地念叨着,也就更加兴奋了磕起头来特別带劲。

啊,伟大的女性,神圣的女人,圣洁的婉诗,高贵的女皇崇高的女主子。

我无比崇拜女人!能给美女作学生是男人最大的幸福了。

对我们下贱的男人来说,世界上再沒有比作美女的学生更崇高的事业了,我简直兴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女人,女皇,女主子,女性!婉诗万岁!女皇万岁!女主子万岁!美女万岁!女性万岁!也不知磕了多久的头,

就听到婉诗说道:「好啦別磕头啦,我的腿有些酸,老师你给我捶捶腿吧。」

我赶紧停下磕头,乖乖地跪在她的腿旁爲她捶腿。

在女皇面前我不敢也不配擡头,于是我把头低下,放在她的大腿下面的位置上把手举起来捶她的玉腿。

我现在只能也只配看见婉诗的腿和脚了。

女主子的脚长得可真美,要是能让我亲吻一下该多好啊。

我一边爲婉诗捶着腿,一边梦想着能够亲吻她的脚。

捶了一会儿,婉诗忽然『唿』地一声站了起来,我吓了一大跳不知道有什麽事情做错了,惶恐不安的我只有把头低下向她的脚不住地磕头。

她跺了两下脚,我吓得磕头也急促了些。

她好象伸了一个懒腰,又坐了下来。

大腿压在我的头上,说:「好啦,好拉,换右腿吧。

哎,要是有两个奴才就好了,老师你就说是不是呀。「

我怎麽敢反驳女主子的话,赶紧说:「小姐说得是,奴才一个人侍候不过来小姐求小姐包涵。」

我要到她的另一侧去捶另一条腿,我的头反正在她的大腿下边,于是我就偷了个懒沒有绕过去,直接从她的大腿下钻了过去。

然后又老老实实地跪在她身旁捶她的另一条腿。

我居然有幸从女主子的腿下钻过去。

又捶了一会儿,她的脚一晃一晃的,『啪哒』一声,拖鞋被晃到了地上。

我刚想爲她拾起来,忽然觉得,婉诗那麽高贵,我怎麽配用手去碰她的鞋子呢?刚才我就错了岂能一错再错下去。

想到这,我连忙把手缩了回来,然后把头伸了过去,用嘴把她的鞋叼起来轻轻地爲她重新穿好。

穿鞋时我的嘴唇地碰到了她穿着丝袜的玉脚,我又忍不住趁机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她的丝袜。

心中又兴奋起来,我这麽下贱的嘴终于能有幸碰到女主子的玉脚。

婉诗好象沒有觉察出来我舔了她的脚,只是可能觉得好玩,

笑着说道:「老师挺乖巧的嘛倒像只哈叭狗儿,嗯再给我叼回来去。」

她说完将拖鞋远远地甩出去,我急忙爬过去再爲她叼回来穿上,又趁机吻她的脚上的丝袜。

女皇说我像哈叭狗儿,我就应当给女主子当一条小哈叭狗,我把鞋叼回来后故意显出一点得意的样子还向着婉诗『汪汪』地叫了两声,

说:「小姐看奴才还像哈叭狗儿吗?能给小姐当小狗真是有福气呀奴才可羡慕小姐的狗儿能每天跟在小姐左右。

奴才可沒这个福气呢。「

「哎,老师,你可真是个贱货,这麽喜欢犯贱。」

她随口说了句话,又将鞋子抛了出去,我边去叼鞋边说:「奴才就是贱货,跟小姐相比奴才当然是贱货,汪汪。」

婉诗就这样将我当狗玩了一会儿,让我钻她的裆,够她抛出来的花生学狗叫逗她开心。

我心裏也很高兴,能让女主子开心说明是我这个奴才作得好。

我本来就不过是女主子的一条会说话的哈叭狗儿罢了,讨好女主子是我份内的事。

玩了一会儿,她觉得累了,对我说:「不玩了,老师我的脚有些痒,帮我把袜子脱掉,挠一挠。」

我听了话后跪在她的脚前,我哪裏敢用手去挠她的脚,于是便用嘴叼起她的丝袜用牙齿轻轻咬住,将她的丝袜一只一只衔下来放在皮鞋裏,放在鞋中的时候忍不住使劲xx了袜子上的香汁。

然后伸出舌头开始舔她的玉脚。

我把她的脚心脚背上上下下都仔仔细细地舔了一遍,还觉得不过瘾又把她的脚趾含在口中使劲xx,舌头在她的脚趾上舔来舔去。

她的另一只脚踩在我的脸上,我也有意识地将脸在她的脚上蹭,使劲地嗅她脚上的香味。

我心中无比的兴奋,我终于能好好地舔婉诗的脚趾,能用我下贱的舌头舔高贵的女皇的脚那可是尊贵的女皇的脚趾啊。

无比娇贵的女主子的脚趾,舔起来真舒服。

女皇的脚,女主子的脚趾,女性的玉脚。

女主子待我真是恩重如山。

我正舔着婉诗的脚,听到她说道:「老师,你的嘴裏太幹了舔得我脚趾头粘乎乎的,你用那杯茶水把我的脚洗洗吧。」

我听到后,向她磕了一个头。

急忙去拿了茶。

跪在她脚下,用舌头轻轻抄起茶水浇在她的脚趾上,下面还用茶杯把水接住免得弄湿了地面。

茶水在她的脚上流过,我又用舌头轻轻地爲她把脚舔幹净。

洗了一会儿,我听到婉诗咳嗽了一声,象是要吐痰的样子。

我忽然觉得是讨好女主子的时候了。

于是急忙爬过去向婉诗磕了两个响头,说道:「小姐是要吐痰吗?求小姐看在奴才侍候小姐的份上,将这口香痰恩赐给奴才。」

说完,我擡起头,张开嘴。

婉诗果然咳出一口痰吐了下来。

我沒有跪准位置,痰吐到了我的嘴角,我急忙伸舌头将痰舔进口中,仔细品味良久才肯吞下去。

然后沖着婉诗说:「多谢小姐恩赐香痰,奴才真是三生有幸能爲小姐当一回痰盂。」

说完跪在她面前不住地磕头谢赏。

「老师,別老是磕头呀,喝口水漱一下,还沒给我洗完脚呢?」婉诗随口说了一句话。

我赶忙跪回她的脚边,抓起刚才的茶杯,也就是婉诗的洗脚水,咕嘟喝了一口。

那茶中有了女主子的洗脚水后果然味道不一般,自有一股清香真是舒服。

我又忍不住向婉诗磕了一个头,才继续舔吻她的脚趾。

「哎,老师,你真是我见到的最犯贱的男人了,从你进来才半个多小时你就跪在我脚底下磕头,舔我的脚了。」

婉诗忽然说了一句话。

「奴才本来就下贱,奴才能侍候小姐是奴才的福份。给小姐当学生是奴才的梦想,能舔吻小姐的脚趾是小姐看得起奴才。小姐就是奴才的女主子,是奴才的女皇。」

我赶忙说道,然后又向她连连磕头。

婉诗是我的女主子,女性的主子!女- 主子,女性,主子我在侍候一个无比美丽,无比圣洁,无比崇高,无比神圣无比伟大的女人,她是我的主子,我是她的学生,是她的哈巴狗儿我跪在她脚下舔吻她的玉脚。

我居然有幸成爲婉诗的学生,成爲她的玩物,她的附属品我能被一个女人拥有,成爲她的一件东西,女主子可以任意玩弄我任意作贱我,任意支配我。

我一个下贱的男人,能见到天仙般尊贵的婉诗就已经是三生有幸了,女皇是多麽高贵啊她竟然肯让我服侍她,允许我作她的学生,肯屈尊来玩弄我作贱我,我简直太幸福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个什麽东西了,能让婉诗作我的女主子。

对男人而言,还有什麽比找到自己的女主子更幸福的事了吗?有女人肯作我的女主子了!女主子万岁,女皇万岁婉诗万岁,万万岁!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1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